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小说 > 乱伦小说 > 正文

母亲的精力

作者:admin来源:人气:1539


.
  我家在华北S市,母亲林君(化名)是过去天津着名纺织界富商的小女儿,她60年代毕业于天津大学建筑系,
是某设计院副总工程师,市政协委员。父亲余华真(化名)是母亲的中学同学,是S市某中学化学老师。我从小就
觉得父母不够相配,母亲高大漂亮,父亲矮小普通;母亲活泼热情,父亲木讷内敛;母亲多才多艺,精通工笔画和
摄影艺术;父亲除了氧、氮等化学元素以外什么都不关心。真不知道父亲当年是怎么把母亲追到手的。我还有一个
妹妹比我小两岁,她继承了母亲的全部优点,被保送到航空公司做空姐。


  在外人看来我家是十分幸福的,其实我很小就知道,父母的关系不好,经常吵架。我一直搞不懂他俩为啥在鸡
毛蒜皮之类的小事上就能吵起来,直到大二放暑假时才从消息灵通的妹妹那里得知真情。我早就知道父亲体弱多病,
多年一直在吃中药,我后来才知道那是补肾的。原来,父亲在文革中曾被下放到农村「学大寨」,在一年春季他泡
在仍很刺骨的河水里抢修水利,本来就有严重肾虚症的父亲病倒了,病愈后他不再能够履行作丈夫的职责,幸好那
时我们兄妹俩都已出生。


  在国际航班上已经混了一年多的妹妹变得十分前卫,似乎什么都懂,什么脸红的话都敢说出口,她神秘地对我
说:可以想象在过夫妻生活方面,曾经是校篮球女将的妈妈精力充沛、身体健康,她可能处在一定程度的性饥渴状
态里,爸妈吵架的根源就在这里,夫妻不和谐最容易闹矛盾了,但他们那一代人很保守,不会把那种秘事挂在嘴上,
心里不痛快就找别的岔吵。%26macr  ;%26macr  ;「小丫头,你怎么什么都敢说?也不害臊!」妹妹辩驳:「
人家国外管这叫性科学,你白上大学了,也太土了!」我虽然嘴上不说,但心里同意妹妹的看法。事实果然像妹妹
所讲的那样,母亲后来也对我承认了。母亲学生时代的偶像是许多苏联的男女英雄,她努力把自己锻炼得像游击队
员卓娅和近卫军女战士柳芭那样开朗坚强,聪明能干,但她心中的「保尔」被打成了右派,她只好嫁给死追她的我
父亲。我母亲心高气傲,不管心理上还是生理上对丈夫都充满着期待,可惜我父亲身体病弱,打不起精神,那方面
能力也有点缺陷,母亲有时感到失落,对婚后夫妻生活不十分满意,但在那个年代不能对此有要求,否则就是资产
阶级腐化思想。


  父亲那次受寒犯病之后已经完全不能对母亲进行恩爱了,母亲得不到爱抚难以入眠时也吃起了父亲的安眠药,
后来母亲把全部精力投放到钻研业务、抚养儿女上,以此来压抑生理上的痛苦,可她当着父亲还不能表现出来,还
要尽力安慰父亲,怕他思想有负担。


  二 母亲的罗曼蒂克


  母亲后来给我讲了她的那些风流韵事。1975年邓小平主持国务院工作要恢复生产,单位派母亲随省冶金局
的党委书记去搞建厂规划论证,在各地跑了近大半年,书记是个40多岁的转业军人,办事果敢利落,有大将风度,
正是母亲向往的那种类型,书记对这个30多岁的青年女技术员也十分钦佩,两人在工作中配合得很好,工作之余
也很投缘,书记的老婆是农村的,两人没有共同语言,自然那位书记就愿意接近我母亲,年青女性无法释放的青春
活力使母亲忘了身份,她被书记的军人气质和男性魅力打动,才半年就被书记在感情上俘虏了。从外地回来后,书
记就约母亲在冶金局专门分给书记的单身宿舍幽会,母亲骗父亲说去开会,就打扮好赴约了。寒暄后书记拿出雷厉
风行的作风,二话不说就把母亲扔到床上,骑上去用大手一把拽开母亲的短袖翻领女衬衫,衬衫纽扣全被拽掉,两
只白兔跳了出来,他兴奋了,用力地攥着母亲的两个乳房,母亲疼得叫了起来,但心里却感到幸福:这几年连疼都
盼不到。书记又手忙脚乱地解母亲的腰带,女性的性征全部露出来后他像进攻敌人阵地那样发起了冲锋,母亲象小
姑娘似的听任他摆布,他的180斤体重压得母亲喘不过来气,他的卤莽动作使母亲并不舒服甚至很痛,但母亲觉
得这毕竟像个好男人呀。母亲从此成了冶金局第一书记的情人,每个月两人都幽会一两次,这种关系断断续续一直
到1982年书记调到中央工作才结束,这期间母亲挨过书记夫人的耳光,她原本有些内疚,但她看到书记夫人那
粗俗傲慢的言行后觉得没有必要同情这种人。这期间母亲也由青年不知不觉中步入中年。 三 母亲的忘年之恋


  1984年已过不惑的母亲升任副总工程师,单位委派一名刚参加工作不久的26岁大学生秦某来给母亲作助
手,这是一个英俊潇洒,身材瘦削的哈尔滨小伙子。小秦对母亲非常崇敬,他勤勤恳恳地为母亲做助手,给工作繁
忙的母亲带来了很大便利。那时候刚刚开放的中国交谊舞盛行,母亲年轻时是文艺骨干,华尔兹跳得好极了,但多
年不跳了。元旦单位发了舞票,母亲拿着两张票要父亲同往,父亲太不理解女性,他自己不去就是,竟还讥讽母亲
是老来俏,母亲很伤心,她决定把舞票送给小秦,让他领女伴去,可小秦说:「我哪来的舞伴?林总您能否临时作
我的舞伴?」母亲为了和丈夫赌气,就带着小秦去了文化宫,小秦在大学里也是舞场高手,母亲和他配合得很默契,
两人跳得尽兴忘了时间,母亲回家时都是凌晨一点了,父亲还没睡,他很恼火母亲的晚归,夫妻俩大吵了一架。


  自打舞会之后小秦和我母亲的关系更密切了,一天小秦没来上班,母亲下班后去了他的宿舍,他因发高烧无力
地躺在床上,母亲象照顾我那样给他抓药,为他送饭,夜深了才离去,第二天母亲又去看望他,还给他做了可口的
面条。小秦感动极了,他从小没妈,又没谈过恋爱,从来没有一个女性如此周到地伺候过他,他流了泪,母亲给他
拿毛巾擦去泪花,小秦又一次近距离地感受到女性的异样呼吸和温柔动作,和舞场上的感觉一样。他失控了,一下
子把母亲抱住,把热乎乎的嘴巴贴在母亲唇上,母亲太意外了,她当时并没有对小秦有非分之想,两人的年龄不可
能使两人发展情人关系,她挣脱开小秦的臂膀整理了一下衣服后匆匆离去。母亲更怕单位里的舆论,那可是八十年
代,婚外情就是很大的罪名了,更何况是两辈人?小秦走火入魔了,他对母亲有了异样的情感。母亲开始躲着小秦,
但哪里躲得过?很快两人就一起出差去了杭州,母亲本不想带小秦去,可又找不到合适的理由拒绝助手。两人在西
湖切磋摄影技艺后到海鲜城吃饭,小秦是东北人能喝酒,母亲酒量不算大,那天也喝了不少。小秦把摇摇晃晃的母
亲扶回了酒店的房间,小秦刚要走,母亲吐了一地,小秦急忙把母亲扶到卫生间吐尽,然后沏茶为她醒酒,又为躺
在床上的母亲擦脸擦脚,母亲酣然睡去,小秦在沙发上守着,随时准备照料她。已是夜深人静时母亲的酒彻底醒了,
落地灯光线很暗,她没看见小秦在沙发上躺着以为他回自己房间了,就把衣服脱了,摘乳罩时打瞌睡的小秦也醒了,
他问:「林总您没事了吧?」这一声把母亲吓了一跳,一哆嗦乳罩掉在床边的地上,她下意识地低头伸手去捡,正
好小秦也过来帮着捡,两人的肌肤碰到了一起,都是一楞。母亲裸露的乳房正好就在小秦面前,他再也无法控制,
一下子抱住母亲的腰,狂吻着母亲的双乳,酒精的确能够使人头脑不清,母亲感到身上燥热难捱,她放弃了抵抗仰
身躺倒,小秦笨拙地褪去她的白色三角裤后不知所措,他从没碰过女人,又不敢对威严的女上级胡乱试探,母亲笑
了,决定接纳他。她示意小秦脱衣和自己并排躺下,把小秦的手拿过来放在自己的乳房上,小秦领会了,在乳房上
轻轻揉着,母亲随后又引领着他的手从上摸到下,摸到女性三角地时小秦的手颤抖起来,自己的男根也高高地昂起
来了,母亲瞥见了,明白时机成熟了,就将一个枕头颠在臀下,然后大方地分开双腿准备迎接,但小秦还是不得要
领,母亲也顾不得女性的矜持,她右手伸出扶住男根,左手在身下启开阴门,阴阳结合在一起了,然后母亲把持着
小秦腰臀运动起来,慌乱中小秦很快泻了,母亲轻轻地责怪他,小秦脸红了。过了一会,母亲再次导引他行动,两
人像是在协力登山,终于共同攀上了顶峰。两人都出了不少汗,母亲把小秦轻轻地推下身,小秦拿过枕巾为这个把
自己引向仙境的女士擦汗揩身,他不愿自己的污物玷污了心中的女神。母亲激动不已,自己丈夫、还有情人书记都
没有过这样对待自己,总是自己为男人服务,他们只知道完事后倒头睡觉。 四 父亲离开了母亲


  两辈人的情感纽带存在了两年另四个月,母亲虽然有些舍不得,但有良知的她不愿耽误年轻人的前程,她推荐
小秦出国了。母亲和小秦的婚外情已经引起一些人的风言风语,母亲的一些老同事开始对她侧目而视,喜欢关心别
人隐私的男男女女在背后对林总指指点点,偷偷议论着这个中年女领导的风流:「听说了吗?


  林总和一个副部长上过床,那老头原来在S市工作过。」「这么大岁数还乱搞?


  嗨!我原来很尊敬她。」「女人有点姿色就不安生,她和咱们院的小秦也有不正当关系。」「成何体统!小秦
还是个小青年,她连小孩都勾引?」「小秦没办法呀,她是领导,小秦不答应非挨整不可。」母亲的仕途因此受到
了影响,本来几项建筑全国大奖的获得使母亲成为了理想的院长候选人,但上级党委没通过。她没有失望,还继续
干着本职工作,她毕竟还是副厅级待遇的副总师。


  1987年对母亲来讲是个凶年,倒霉事接二连三地到来。小秦走后不久,父亲就提出了离婚,这对母亲的打
击不小,母亲并非对父亲毫无感情。文革中母亲因出身挨过斗,是父亲每天保护她、安慰她,他们也算得上患难夫
妻。父亲很多年前就觉察到了母亲的外遇,但他有苦说不出,根源还是在他自己身上,他始终爱着母亲,也爱着我
们这几个孩子,所以他选择了沉默,忍气吞声戴着那顶沉重的绿帽子。87年春天他接到深圳一所私立学校的聘书
后下决心和母亲分手了,母亲的哀求啼哭没能起作用,他也没揭穿母亲而是默默而坚定地踏上了南下的列车。离婚
时父亲刚过47岁生日,而母亲也是45岁的中年妇女了。九十年代我和妹妹去深圳看望过父亲,他很高兴我们长
大了,还惦记着母亲,但他却从来不回S市看看。87年我还在北京上学,妹妹在天上飞来飞去也很少回家。离婚
后母亲更加孤单,连和她吵架的人都没有了,她的神经衰弱变得更严重,经常整夜难以入眠。睡不着她就起来到工
作室画建筑草图直到天明,或者拿起《红楼梦》、《安娜。卡列尼娜》重温里面的情爱情节,以此来填补情感的空
白。小秦从美国给母亲来信了,他仍然怀念着和母亲的那段浪漫时光。在家休息时母亲常回忆两人的交往过程。白
洋淀湖畔、怀柔山地、北戴河浴场等一个个场景出现在母亲的脑海中。86年7月两人到北戴河开会,会后两人到
海边游泳,他们怕会上同仁看出两人的关系,中午出发走了很远的路到了一片无人的海滩。这里是禁游区,没有换
衣服的木屋,两人就背转身换好了泳衣。母亲从小爱大海爱游泳,但多年不游了,她像个孩子似的高声叫着跑向水
中,小秦被母亲的情绪感染了,也奔入浪中央。母亲的水性比小秦好得多,小秦他们东北人冰滑得好,游泳却很一
般。


  母亲放下长者与领导的架子,完全换了一副面孔,搞起了年轻人喜欢的恶作剧,她用娴熟的泳技尽情地戏耍小
秦,一会潜到小秦的身下捅一下后迅速离开,一会又出其不意地冒出头用手拍浪击向小秦,小秦被弄得晕头转向。
水中欢乐使他俩忘乎所以,小秦也抛开了平日里对母亲的尊敬态度,在水中追逐着,像调戏小姑娘那样调戏着我母
亲。两人在水中亲昵起来,突然有人从岸上经过,母亲一下子推开小秦。两人上岸躺在细沙上晒着太阳,身上的泳
衣很快干了,小秦休息好了,坐起来看着仰卧的母亲,母亲的兰色泳衣紧紧地箍着丰满健美的身躯,女性的S型曲
线全部表现出来,从隆起的胸部再到平缓的腹部直到微微突出的女性圣地,小秦直勾勾地盯着看,我母亲被看得羞
红了脸,骂道:「乱看什么?色咪咪的!」小秦用话调情:「林总真有女人味呀!我要早生20年,您就是我的了。」
母亲听着这话心里麻酥酥的。小秦兴致又来了,他把手放在母亲的小腹上轻轻的滑着,一直滑到大腿根停下,在那
片包容着生殖繁衍密码的丘陵上反复揉着,母亲纵容着他的放肆,享受着身下麻电般的舒服感觉。不一会两人都兴
奋起来,小秦把母亲的泳衣脱掉,霎时被太阳晒得黑红的性感躯体暴露出来,小秦再也不是那个没见过女人的小雏
了,他把母亲拖到两人的衣物上面,自己趴下去亲吻起母亲的面颊,结实的男性胸大肌压在母亲的乳房上,母亲在
压痛中感受着男人的力度刺激。人的衣物上面,自己趴下去亲吻起母亲的面颊,结实的男性胸大肌压在母亲的乳房上,母亲在压痛中感受着男人的力度刺激。